尽心做好每件事
2019-07-02 14:34:00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党员名片

姓名:马志萍

年龄:66岁

党龄:32年

职业:克拉玛依电厂退休干部

初心誓言:身为一名党员,要不计得失,尽心尽力做好每一件事。

    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马志萍入党已有32年了。可是,当她回想起写入党申请书、入党宣誓等情景,就好像昨天的事情一样。

一名党员应该怀抱怎样的初心,马志萍说——

走过32年春秋,这个问题曾反反复复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时至今日,我还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总结出一个答案。

我想,这个答案应该融进一言一行。于我而言,不计得失,尽心尽力做好手中的每一件事,就是对一个党员初心的最好诠释,就是一个党员最应该有的样子。

要听党话

“我入党了!”那是1987年的一天,当我下班一进门,包还没来得及放下,就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母亲。母亲特别高兴,她坐直身子,声音洪亮,一连说了好几个“好”。

用我母亲的话来说,他和我的父亲都是“从旧社会走出来的人”,他们都没有上过学,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曾经,他们过得是“两眼一抹黑”、无比贫困和辛劳的生活,是共产党把他们从苦日子里给救了出来,让他们“看到了光亮”。对于党,他们始终怀着难以言说的感激。

我初中毕业后被分配到克拉玛依电厂化学分厂,成为一名化验员。我深知,入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单位入党的名额有限,必须是各方面表现十分优秀的人才能入党。

因此,我铆足了劲地想入党,干起活来认认真真、有板有眼,还积极参加车间里的各项活动,几年时间我就获得了多项荣誉……最终,我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在教育我时,我的父母不会讲什么大道理,只会反复念叨一句话:“做一个好人。”而“好人”的标准就是不骗人、不害人,关心人、帮助人。他们总担心因为自己受制于文化水平,无法成为我人生路上的指明灯。如今,我入了党,成了“党的人”,他们真真正正地放心了。

“要听党的话。”我的母亲直视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脸上是平时少有的严肃。我拍拍胸脯:“放心吧,一直都听呢。”我说的当然是真话,我一直都听党的话,服从党的安排,以下的事情可以作为证明。

克服困难

前面说到我刚进克拉玛依电厂时在车间当化验员。我对这个岗位很满意,干一辈子也不会觉得腻。没想到有一天,厂党委找到了我,让我去刚刚成立的厂幼儿园当老师,理由是我这几年积极参加车间活动,是个能写会画、爱唱会跳的“能人”。

可我这个“能人”只有二十多岁的年纪,跟车间的姐妹们打得火热,实在不愿意去和小娃娃打交道。不过,思前想后,我还是答应了下来。原因很简单:这是党组织交给我的任务,党组织信任我,我不能推脱。

一到幼儿园,眼前的情况让我有些惊讶,说是幼儿园,其实就是一个院子加两排平房。园长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大姐,她是个家属,为人爽快亲和,虽然协调组织能力没的说,但没有上过学。保育员有十人左右,教师却只有我一个。这样一来,除了哺乳班的娃娃不归我负责,小班、中班、大班的算术、语文、绘画、音乐等所有课程都只有我一个人教。另外,我还要帮着园长完善幼儿园的各项规章制度,把它们逐一“上墙”,形成幼儿园最初的管理模式。

有几年的时间我真是忙得不可开交,尤其是我的娃娃出生后。我的父母身体不大好,公婆又远在外地,丈夫上班三班倒,我只好把娃娃送到幼儿园的哺乳班。虽说我的办公室和哺乳班只有十几步之遥,但我却常常抽不出空去喂奶。看娃娃饿得哇哇大哭,保育员只好把他抱到我身边来。

为了让课堂内容更丰富,我常常自己动手做洋娃娃、沙包等,娃娃们都很喜欢。那时候电动玩具在市面上还很少见,我研究了一个多月,做出了一个名为“我的火车上北京”的教具:一片绿绿的草原上,少男少女纵马奔驰,小火车鸣着笛穿过隧道。这个有意思的小装置先后在市、自治区获奖,在北京参赛时也获了奖。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那个物质相对贫乏的年代,它给娃娃们带去了很多的欢乐。

在厂幼儿园工作了十几年之后,我再次服从厂党委的安排,调到厂工会工作。工会管的事情杂,需要了解的规章制度多,需要协调沟通的事情多。我还是那句话:这是党组织给我的任务,党组织信任我,我不能推脱。就这样,所有的困难都一件件解决了。

助人为乐

1998年,我退休了。虽然,退休了,但我依然是个党员,党员就应该做贡献。我把目光投向了做公益,只要社区办活动,我都积极参加。

2005年,克拉玛依区关工委组织的五老“火炬宣讲团”成立,为全区各街道各社区的各族青少年义务开展学雷锋、思想品德和普法教育。这让我眼前一亮。我从事过教育工作,对孩子们有感情,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我毛遂自荐成为了一名义务宣讲员。

为此,我把丢下了多年的书本又拾了起来,边看书边琢磨边做笔记。十年时间,我写了五六万字的备课记录,在桌子上摊开有一大片。听过我宣讲的青少年有六千人左右。也许,我讲过的某段话让迷茫的孩子振奋了精神。也许,我的一个微笑让孤单的孩子感受到了温暖。想到这些,我打心眼里觉得满足和自豪。

2012年,克拉玛依区“五老”宣教协会金龙镇分会正式成立,经过群众的投票选举,我被推荐为分会会长。作为一名“老宣讲”,我觉得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一心想着为孩子们多做些什么。我和我的伙伴们走家串户,把辖区的五个社区、两所学校走了个遍。

干啥?调研,弄清楚青少年在想什么、需要什么。

“小流浪汉”引起了我的注意。由于父母忙着打工疏于看管,很多孩子放学后在街上四处游荡、疯跑打闹,有时候打碎了人家的玻璃,有时候打架扰得四邻不安。我知道,孩子们的天性并不坏,而是缺少关爱。

我把伙伴们都发动起来,统计这些孩子的名单,与他们的父母、老师联系,一同监督他们,再跟社区居委会协调,找了间办公室当教室,每天组织他们放学后一起做作业、朗诵、唱歌。

对于中午父母不回家的孩子,我们把他们接到家里,给他们做饭,安排他们睡午觉。“小流浪汉”有人管了以后,面貌大不一样。有个小家伙让我印象很深,刚开始,他每门课只能考十几分,后来成绩排到了班里前几名,还特意拿着卷子跑来让我看,这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唱出感激

当义务宣讲员的同时,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2005年,金龙镇街道党工委让我到文化站主抓辖区各项文化工作。接手工作后,我和我的团队相继成立了中老年合唱团、腰鼓队、秧歌队等艺术团体队伍。我们多次参与金龙镇和市里的比赛、展演活动,都获得了优异成绩。

偶尔得空的时候,我喜欢自己创作歌曲。我创作的《和谐之花永远开放》,和我作词的《美丽的家乡克拉玛依》被收录到《克拉玛依市市民自创歌曲集》中。我想,这些歌之所以能“成功”,在于我把我的心声融入到了其中。我是家乡发展变化的见证者,我在党的关怀和培养下成长成熟,生活得很幸福。我打心眼里感激党,这种感激我没有办法憋在心里,唱出来心里才舒坦。

当然,我心里最看重的还是义务宣讲工作,因为青少年的成长关系着咱们国家的未来,而义务宣讲是关爱青少年工作的重要方面。

只要我还能走动,还能说,我就会一直把孩子们的事情放在心上。最近,我和我的伙伴们商量着再成立一个协会,把更多的社会力量吸纳进来,共同帮助那些家庭困难的孩子们,让他们和其他的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地健康成长,长大了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回想我退休之后这二十多年的经历,真是酸甜苦辣都有。走家串户做调研时,我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的狗撵着跑;去做宣讲的路上,夏天热得满头大汗,冬天冻得迈不开步。但是,当有孩子在路上远远地向我打招呼,当有孩子依偎着说我像妈妈,我就把那些苦和累都抛到九霄云外。

我是一名党员,不辜负党组织的期望,尽心做好手中的每件事,为社会贡献绵薄之力,这是我最大的幸福。当我要离开人世时,回头一看,这一生我无怨无悔,因为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

责编:bj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