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人生留下辉煌印记 ——记准东钻井公司煤层气项目部党支部书记赵乃状
2019-08-28 19:36:00 来源:新疆石油报

    人物名片

姓名:赵乃状 岗位职务:准东钻井公司煤层气项目部党支部书记工作信条:人的一生中,至少要经历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辉煌的大事,这样你回首过往,才不会因为碌碌无为感到羞愧甚至后悔。

赵乃状(左)和井队员工一起查看井下压力。本报记者 姜蕾 摄

精彩提示

●在确定吉七井区8个平台、141口定向井施工项目经理人选时,准东钻井公司领导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老将”赵乃状

●刚一开钻,各井队对环境的不适应、设备的不给力,让赵乃状压力倍增,由于精神高度紧张,他的身体开始吃不消了

●找到了提速对策后,现场各平台的作业如同上足了发条,各队刷新搬安纪录的速度快得让赵乃状都对破纪录没感觉了

7月24日16时许,准东钻井公司吉七项目部经理赵乃状像往常一样,来到该项目部位于吉木萨尔县的井场上,开始下午的日常巡检。

对赵乃状来说,打完最后一个平台的两口井,这一项目就将结束。现在,他心里涌上的,除了成就感,还有不舍。

看着项目部基地南侧一百多个整齐排列的采油树,就像等候检阅的士兵一样庄严肃穆,赵乃状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数月前这里曾出现过的盛大场面。

踌躇满志

今年年初,准东钻井公司接到了油田公司的一个特殊的施工任务——吉七井区8个平台、141口定向井的施工任务。

按照施工设计方案,这141口井为丛式井,意味着将在一个平台上,钻出若干口井,各井的井口相距不到数米,而它们的井底则伸向不同方位。

由于地质复杂、施工期限较短等原因,这一任务需要由多支井队、多部钻机在不同的平台进行同时作业方能完成。

这种多平台同时开钻的作业方式对准东钻井公司来说,以往还没有经历过。因为与单一定向井相比,丛式井无论是钻井技术上,还是管理上,难度都相当大——

首先,每一口定向井都必须完全按照设计标准进行钻进,因为任何一口井都是整个井网的一部分,与今后油田的整体开发息息相关。

其次,施工过程中,必须与甲方单位以及定向井工程师等相关部门及人员做到及时和有效的沟通,才能确保施工进度。

再次,吉7井区丛式井平台井口距离只有十米左右,钻进过程中,必须做好井眼轨迹精细控制及井下轨迹防碰。

最后,就是吉七井区所在的吉木萨尔地区地质条件比较复杂,井下分布着大段的泥岩,对泥浆性能的要求相当高。

接到这一艰巨任务后,准东钻井公司立即成立了吉七项目部,在确定项目部经理人选时,公司领导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老将”赵乃状。

在准东钻井公司,53岁的赵乃状可以称得上是一位传奇人物。他从事钻井工作32年来,在新疆油田范围内,打井无数,尤其是他在担任4540钻井队队长兼党支部书记时,打出了陆梁油田作业区的功勋井——陆9井,这让他也觉得挺自豪。

而赵乃状自己也很享受在野外打井的生活,哪怕是在2004年担任钻井公司(准东公司)党委副书记后,也还是时不时地往现场跑。去年,他仍以52岁的“高龄”出任了准东钻井公司煤层气项目部的书记。

“没法子,我在办公室根本坐不住。”赵乃状笑着说,“我就喜欢在现场打井的感觉。”

所以,当公司领导找他商量,准备把吉七项目交到他手上时,赵乃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急火攻心

赵乃状之所以有底气接下这个项目,是因为他心里清楚,这么大规模的作业,凭他个人的“单打独斗”根本无法完成,因此,公司一定会成为他最坚实的后盾。

而事实也果然如他所想,准东钻井公司在全公司范围内抽调了31名精兵强将,充实到吉七项目部,他们分别组成了生产管理组、安全环保组、工程技术组、经营管理组和设备保障组5个小组,负责各项具体任务的开展。

作为整个项目的负责人,赵乃状的主要工作就是协调各项目小组的工作和落实和解决各井队在现场施工中出现的问题,同时与甲方及相关单位进行沟通。

这些工作看似很简单,但具体实施起来,却极不轻松。尤其是3月份刚开钻的时候,随着十几支井队陆续到位,赵乃状感到,他肩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由于很多井队是第一次打这种丛式定向井,不习惯在有限的空间内开展作业,这就造成现场队伍作业进度不统一,经常出现后面的队伍已经完钻了,前面的队伍还没开始搬安;再加上当时气温尚未回暖,各队存放了一冬天的设备刚投入现场,运行起来还不顺畅,故障也频频发生……

而按照施工进度,这种状态根本无法按时完成141口井的钻井任务。赵乃状心急如焚,每天就在协调处理现场问题中来回奔波,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

“开钻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随时都有处理不完的问题,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有时候,整天都没合过眼。”赵乃状回忆,因为钻机多、声音太吵,项目部其他同事睡觉都要戴耳塞,可他从不用,“困得不行的时候,我随便往哪儿一靠,就能睡着。”

长时间的精神高度紧张,赵乃状的身体开始吃不消了。

4月初的一天上午11时左右,赵乃状刚与甲方单位人员开完现场会,突然觉得自己眼前视线模糊,就下意识地用手揉了揉双眼,过了一会儿,他能看清东西了,便没理会,又去忙了。

可没想到,到了中午,赵乃状不光眼睛疼痛难忍、眼皮红肿,就连下眼睑都因为充血而变得青紫一片。同事们吓坏了,赶忙将他送进了吉木萨尔县医院。

经诊断,他是因为血压过高而引起的视网膜病变,如果不及时住院治疗,还可能导致视网膜脱落并引发心血管方面的疾病。

可这个关键时刻,赵乃状哪儿能安心住院?他请医生给他开了一堆口服和外用的药品,便急忙赶回了项目部。

共促提速

赵乃状的拼劲不仅让项目部及公司同事感佩不已,也让甲方单位代表心生感动。看着赵乃状红肿的双眼,开发公司准东项目部经理徐江涛拍着他的肩膀说:“老赵,你也别太着急了。现场的问题,咱们一起解决。”

于是,第一轮钻井任务暂告一段落后,准东钻井公司有关领导邀请了甲方及相关单位代表,与该项目部管理人员一起,共商提速大计。

各方人员将各自领域中存在的问题和有效的经验一同进行了分享,大家集思广益,一起分析进度较慢井队的滞后原因,重新制定措施,对原有的施工方案进行了修订和优化。

而准东钻井公司也成为了该项目部的坚实后盾,公司装备科、市场协调科等科室负责人专程来到吉七井区,从设备保障、人员调配等方面,给予其优先支援。

现场问题有了解决方案,各队再次投入作业时,整体面貌便有了大的改观。这次会议结束半个月后,现场各平台的作业状态就如同上足了发条一般,不仅各井队的进尺较上个月有了大幅攀升,钻进速度也在不断刷新,平均六七天就能完钻一口井,而且,各井队之间,还形成了一种既有竞争、又相互帮助的良好氛围。

看到现场各井队每天都干得热火朝天,赵乃状此前一直绷着的弦终于暂时得以放松了。

永恒记忆

从4月上旬起,在吉七井区,24小时不间断的搬安作业就成为了常态。各井队你追我赶,从刚开工搬安至少需要1天半的时间,到最快不到6小时,就顺利完成搬安。

“刚开始,我还对这些新的搬安纪录感到震撼,到后来,各队刷新纪录的速度实在太快,我对破记录都没有感觉了。”赵乃状介绍,该公司20970钻井队在该井区19F-2平台还创下了区块钻井周期6.83天、建井周期8.13天两项纪录。

自打各井队进入了状态、打出了节奏,赵乃状的工作重心就不再是此前的巡井,而是转移到了安全环保和与甲方监督及项目部管理人员一起进行一、二开验收。因为,只有验收的效率提高了,各队才能尽快投入新井的作业。

6月初,第一个平台成功交付后,吉七项目部就陆续开始有井队离开,奔赴其他井位,这些队伍的人员在离开前,每个人都恋恋不舍。

“毕竟大家在一起奋战了这么多天,相互配合得又那么默契,不舍得离开也很正常。”赵乃状说,“实际上,大家更怀念的是在过去几个月中这种酣畅淋漓的打井节奏。我打了一辈子井,也没有经历过这么壮观的场面,更不要说,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完成二十二万多米的进尺任务了。”

对赵乃状和吉七项目部的成员来说,这辉煌的印记,将永远铭刻在他们心中。

责编:bj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