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更美好】乐观开朗的阿曼尼莎回来了
2019-09-03 16:48:00 来源:新疆日报

新疆日报记者/谢慧变

7月18日,夜幕刚刚降临,疏勒县张骞夜市就热闹了起来。阿曼尼莎·阿卜杜开日木和几个朋友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好不热闹。大家聊工作、谈生活,说得最多的还是阿曼尼莎的变化。

“漂亮”“自信”“开朗”是大家对眼前阿曼尼莎的最大感受。但在阿曼尼莎看来,她只是找回了原来的自己,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原来的阿曼尼莎是怎样的?为何会发生改变,记者走近并聆听了她的故事。

■曾经丢了真实的自己

阿曼尼莎是疏勒县人,结婚后搬到喀什市生活。因为性格开朗,很快她便成了当地一家首饰店的销售人员,业绩一直不错。丈夫吐尔贡·亚森在建筑队干活,家里有两个孩子,生活很幸福。

2014年,这一切发生了变化。一天,阿曼尼莎和几个同事在首饰店附近的饭馆里吃饭,有人指着她说,你是穆斯林,不能和汉族人一起吃饭。后来,又有人到阿曼尼莎上班的地方,借着买东西的机会,当面说她“穿着暴露,不是真正的穆斯林,死后会下地狱的”。三人成虎,众口铄金。阿曼尼莎逐渐信了“那些人的话”。

从那以后,在店里,阿曼尼莎开始有意疏远汉族同事,每天中午找各种借口不跟大家一起吃饭。包里备了两套衣服,到单位穿工装,下班后换上长裙、戴上头巾。

慢慢地,阿曼尼莎越陷越深,她开始要求家人“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2016年,阿曼尼莎的妹妹从内地大学毕业回到喀什市工作,妹妹很像几年前的阿曼尼莎,时尚漂亮、活泼开朗。“可这并不是真正的穆斯林的样子。”阿曼尼莎错误地认为,妹妹出门必须穿长裙、戴头巾,不能和汉族人来往。

一次,下班回到疏勒县母亲家里,母亲吾妮且姆·托合提看到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阿曼尼莎后,嚎啕大哭。吾妮且姆说:“女儿,你怎么了,为什么要穿成这个样子?这不是我们维吾尔族的服装……”之后,在母亲苦口婆心的劝说下,2018年阿曼尼莎来到疏勒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在这里,她逐渐找回了原来的自己。

■在舞台上找回自信

在培训中心,通过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阿曼尼莎意识到自己感染了宗教极端思想。“我逐渐分清了什么是宗教极端思想,什么是维吾尔族的风俗习惯。”阿曼尼莎说,她再也不会相信那些人的谎言。

祛除了思想上的“毒瘤”后,阿曼尼莎开始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以前我喜欢运动,喜欢唱歌跳舞,感染了宗教极端思想后我很长一段时间不唱不跳了。”她说。阿曼尼莎报名参加了培训中心的舞蹈班。“班里有专业的老师手把手教我们,进步很快,越跳越喜欢。”说到这些,阿曼尼莎很兴奋,她说自己课堂上会和舞蹈老师一遍又一遍探讨每一个动作,甚至是表情,也经常利用课余时间反复练习。后来,她成了班级里跳得最好的一个。

结业后,阿曼尼莎来到了疏勒县古韵疏勒演艺队,如愿成为了一名舞蹈演员。演艺队最忙的时候一天会有四五场演出,“会有点儿辛苦,但更多的是充实。”阿曼尼莎说,站在舞台上演出,当台下热烈的掌声响起时,那一刻很有成就感。

古丽热娜·穆台力甫是古韵疏勒演艺队的负责人。她告诉记者,阿曼尼莎每天来得最早,走得最晚,她跳舞很投入,能感受到她内心对舞蹈的喜爱。

“我太喜欢跳舞了,不知道怎样表达内心的感受,现在这个才是真正的我吧……”阿曼尼莎说完嘿嘿笑了。

■把经历讲给更多人听

结业后的阿曼尼莎成了大忙人,除了跳舞,她还主动申请加入疏勒县去极端化宣讲团。

接受记者采访当天,阿曼尼莎要到疏勒县疏勒镇新市区社区进行宣讲。记者跟随她一起来到了宣讲现场。

阿曼尼莎在台上声情并茂地宣讲,她讲述自己感染宗教极端思想的经历,说到自己如何影响妹妹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台下居民听得很投入,有些人表情凝重,有些人眼圈红了。

结业后,阿曼尼莎已经参加了近20场宣讲。刚开始申请加入宣讲团时,周围朋友劝她说:“把自己犯的错误讲出去会不会影响发展?”但阿曼尼莎心里很清楚,她说:“讲出自己不光彩的过去,当然会有压力,但我没有顾虑。宗教极端思想差点毁了我的生活,我想通过宣讲,让更多的人引以为戒。”

阿曼尼莎除了讲自身的经历、讲宗教极端思想的危害,她还为大家讲党的惠民政策。她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先讲事例,再讲政策,通过逐步引导的方式让大家明白,今天的幸福生活源自党和政府的好政策。

“每一场宣讲感受都不同。”阿曼尼莎说,曾经的我差点成了宗教极端思想的帮凶,还祸及家人,如果没有到培训中心学习,后果不堪设想。我想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内心的感恩之情,希望通过宣讲让更多的人明辨是非,远离宗教极端思想,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责编:bj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