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喉羚 走近城区
2019-08-23 12:00:00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生性胆小的荒漠精灵——鹅喉羚,如今似乎更愿意栖息在克拉玛依中心城区周围。

鹅喉羚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它们依靠荒漠上的红柳、梭梭草、骆驼刺和极少量的水就能生存并繁衍后代。

8月21日傍晚,赵兰生例行在克拉玛依中心城区周边巡查时,不时发现三三两两的鹅喉羚,最多的一次有5只。它们面对“大炮”瞄准,依旧闲庭信步,仿佛是在等待被拍摄。

赵兰生是克拉玛依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主席,退休前,从事野生动物标本制作,退休后,每周甚至每天观察城区周边鹅喉羚的生存状况,是他必做的“功课”。

“经过这4年的观察,克拉玛依中心城区周边春夏秋冬四季都有鹅喉羚,说明鹅喉羚重归故里了。”赵兰生欣喜地说,“这得益于我们国家的生态文明建设。”

新疆的鹅喉羚,世代栖息在准噶尔盆地等荒漠地带,而克拉玛依市就坐落在准噶尔盆地西北缘。

四肢细长、体格优美、肌肉发达的鹅喉羚,因雄羚在发情期喉部肥大,状如鹅喉,故得名“鹅喉羚”,但克拉玛依人一直叫它们“黄羊”,不少克拉玛依油田的采油工也笑称自己是“黄羊”——像“黄羊”一样在戈壁荒漠巡查采油井。

1955年,独山子钻井队在克拉玛依钻“一号井”时,脊背淡黄色的鹅喉羚好奇钻井工人,就像钻井工人好奇它们一样,双方不近不远地观察对方却又互不打扰,友好相处。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为应对冬季的生火取暖需求,克拉玛依中心城区周围的梭梭草和红柳被当作柴火遭大面积砍伐,鹅喉羚失去了赖以生存的食物,加上极少数人的偷猎行为,使得天生胆小的鹅喉羚“背井离乡”。

这之后许多年,克拉玛依人难得一见鹅喉羚的身影,即使偶尔碰见,鹅喉羚也会迅速以每小时60公里左右的速度跑得无影无踪。

随着环保宣传的不断深入,克拉玛依人认识到,保护荒漠植被,就是保护自己的家园。他们利用引水工程给克拉玛依带来降雨量增多的契机,在大力种植树木的同时,有意识地恢复中心城区周边的自然植被。

克拉玛依市开展了生态恢复与建设课题研究,并开辟了5个试验区。经过多年的实验,克拉玛依中心城区西北及东南区域生态恢复与保护成效显著,梭梭草和红柳长势茂盛,为野生动物栖息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克拉玛依城区周围静谧的环境和丰富的植被,吸引了鹅喉羚来此觅食,栖息繁衍,时间长了,它们已将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园。”赵兰生说,“天生胆小的鹅喉羚不断走近城区,已成为克拉玛依独有的一道亮丽风景。”

2019年7月24日,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西南角,四只鹅喉羚在梭梭草中悠闲的排着队“散步”。它们身后的城区建筑、设施和树木,由于高温天气产生了“扰流”现象,出现了油画般的视觉效果。

2019年8月20日,市中心城区东南角,一只鹅喉羚在眺望远方。

2019年8月21日,市中心城区南郊,五只鹅喉羚在与摄影师对望。

2018年9月29日,中心城区西北角,三只鹅喉羚穿越公路。

2016年9月1日,中心城区西郊,四只鹅喉羚在“闲逛”。

2019年4月23日,中心城区西郊,一只鹅喉羚在夜幕中穿行。

2019年7月19日,中心城区西郊,两只鹅喉羚齐头并进。

2015年7月7日,中心城区凤栖湖边,三只鹅喉羚在自由觅食。

2019年7月19日,中心城区东郊,四只鹅喉羚在散步。

2016年1月16日,中心城区东郊,一群鹅喉羚在雪地中奔跑。

2019年4月15日,中心城区南郊,一只鹅喉羚在小憩。

责编:bj001

上一篇:西戈壁景色美

下一篇:主题党日活动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