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团圆梦
2019-08-08 13:40:00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我的叔叔白清堂,今年九十岁左右。他当年在部队复员后转业到吉木乃县工作。至今已失联十几年,家人非常想念,请求克拉玛依市政府帮我找到他……”

7月23日下午,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民警刘振琪收到一封特殊的寻亲求助信。写信的是来自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白法。

写信寻亲

白法家住在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夏李乡。他出生那年,18岁的叔叔白清堂应征参加抗美援朝。之后,白清堂转业被分配到新疆吉木乃县工作。

在白法的记忆中,他见叔叔的次数不多。叔叔结婚后回来过几次。最后一次见面,大约在15年前。当时,白清堂将家里的座机号留给了白法。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有一次白法联系叔叔时,发现电话号码打不通。

就这样,十几年来白法一直到处打听,但始终没有白清堂的任何消息。今年年初,年近七旬的白法在心里估算,叔叔白清堂今年应该有87岁了。他还健在吗?他的身体怎么样?于是白法有了寻亲的念头。

可是,新疆那么大,怎么才能找到叔叔呢?

几度思考之后,白法请邻居先后往新疆写了两份寻亲信,可左等右等杳无音讯。

7月初,白法在手机上再次搜索吉木乃县的相关信息。他误认为吉木乃县归克拉玛依市管辖,所以再次请邻居写了一份寻亲信,寄给克拉玛依市政府。

众里寻人

7月23日,几经转交后,民警刘振琪拿到了这份寻亲信。看完信里描述的信息,刘振琪知道白法将信寄往克拉玛依,显然是寄错了地方。

但刘振琪想帮助白法。,刘振琪回想起几年前他在上海实习时,曾参与过一次寻亲,所以他能够理解寻亲人急切的心情。

但,真正要找到白清堂,犹如大海捞针。

克拉玛依市与吉木乃县相距近千公里,同时所要寻找的人重名多信息量大,查找起来绝非易事。

万事开头难,接到寻亲信的当天,刘振琪按照信上提供的联系方式,拨通了白法的电话。当得知刘振琪是克拉玛依市的民警时,白法和他的老伴激动不已。

但由于白法和老伴使用当地方言,刘振琪并没有从老人那里获得更多信息。

放下电话,刘振琪想,如果用微信与老人交流可能更方便,于是他将白法添加为微信好友。

既然没有更多的信息,刘振琪只好依据信里的内容,将白清堂的出生锁定到1930年左右。但即使这样,刘振琪发现符合这一条件的人员信息仍有几千条。最后,经过几个夜晚的人员信息摸排,刘振琪终于确定,吉木乃县确实有一位叫白清堂的老人。

找到老人

刘振琪第一时间将摸排确定的白清堂的照片和联系方式发给了白法。

“虽然过了这么多年,我叔叔饱经沧桑,我还是能一眼认出,他就是我的叔叔!我的叔叔!终于找到了,找到了!”白法激动地说。

几分钟后,白法发来信息,说刘振琪提供的电话是吉木乃县公安局的,并不能联系到他叔叔。于是,刘振琪通过吉木乃县公安局,与白清堂所在辖区的社区民警取得联系。但由于白清堂老人年事已高,加上当年熟悉老人的工作人员已调换岗位,而相关民警只记得有这么一个老人,但具体在哪儿,却说不清楚。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吉木乃县公安局与社区民警的共同努力下,几天后,刘振琪找到了白清堂的联系方式。

可是,由于白清堂有听力障碍,这次刘振琪并没有向老人讲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于是,刘振琪立刻与其户籍所在地的吉木乃县公安局城镇派出所联系。经过多番电话沟通、网上联系,他终于找寻到白清堂的儿子。

当刘振琪将白法寻亲的事情讲述完之后,白清堂的儿子哽咽着说:“我父亲熬了这么多年,一直期盼着与河南平顶山老家的家人取得联系,今天终于实现了心愿,谢谢克拉玛依警方!谢谢你!”

之后,经过民警的协调联系,两位老人通过手机连线视频,并约定了相见的时间。

白法老人千里寻亲,最终通过克拉玛依市公安局民警的不懈努力,为这段跨越十几年的寻亲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8月2日晚,白法再次拨通刘振琪的电话,说:“谢谢克拉玛依的警察帮我找到我叔叔,谢谢你,小伙子。我们非常感动……”

放下电话,刘振琪感到一种亲人团聚的喜悦弥漫在自己心里。

责编:bj001